• 扫码手机版

  • 加掌柜微信

这里的故事 >> 阿尔山黑瞎子沟
记得那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儿了。这件事儿至今让我记忆犹新,因为当时我还是一个二十郎当岁刚出校门,走向社会不到一年的毛头小伙呢。那还是在我走上工作岗位第一次带人搞调查时,就发生了这件惊险的事儿。
 
那是一九八六年在我们搞二类调查时发生的事儿,十月的某一天和往常一样头天晚上飘了一层小清雪,上班后我和我们主任一行五人带上调查工具还有一支冲锋枪坐车就来到了当时还不知那就是黑瞎子沟的沟堵,下车后我们分成两伙,主任领两人由沟堵从西面坡往外调查,我领张宁从东面坡向外调查。下车时我发现有黑瞎子的新蹄印和粪便,就告诉主任调查时注意点别遇到黑瞎子,而主任却让我带那支枪,当时因从没看到过黑瞎子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它的厉害,所以我就坚持没带这支枪。分手后我和另一名队员开始干活,我们这面坡是阴坡冬青稞和灌丛非常密,人走很困难,而且站在原地看不出十米,由于心里没底我跟张宁规定不准超出视线范围,说实话我们也不敢超出相互视线,就这样我在坡下张宁在坡上距我不足十米处边干活边向前走着,张宁的鞋带被灌木刮开正弯腰系鞋带,突然我听到“呼、呼”两声粗气,接着就在传来“粗气”之声的方向上飞起四五个“老娃子”,我知道有腐肉的地方必有“老娃子”出没,然而,腐肉也是黑瞎子的最爱,我的脑子当时“嗡”的一下,第一感觉就是“完了”我们遇到黑瞎子了,仔细往老娃子飞起的方向一看,据我和张宁前不足十五米的地方有一块黑搭呼的正在晃动,必是黑瞎子无疑了。
 
我看看张宁他这时也刚好系完鞋带抬起头来睁大眼睛看着我,显然他也听到了粗气声,我一摆手示意他不要出声,然后又以手势想告诉他向我靠过来在悄悄地绕过黑瞎子(我听当地人说过在黑瞎子吃东西时不打搅它就不会伤人的),没想到的是,张宁在我的上坡,而且当时知道遇到黑瞎子后已经是吓的就一个心思——“跑”了,张宁一看到我向下的手势(因当时我在他的下方,手势在他看来就是向下了)撒腿就往上下跑……,我其实也很害怕,一看到他向下跑又不敢大声喊他,没办法也就急速向下蹽了起来,顾不得百米测绳的抻拉、也顾不得冬青稞和枫桦的划脸了,那速度不亚于世界百米冠军。一气儿我们就跑出了五六公里,当时喊也喊不住他,他跑我也不敢停下,我怕把他累坏就加紧跑到他前边截住了他,刚坐到路边一棵大松树下想休息,没想到我们惊动了另一个在此休息的“人”——树上的一只飞龙,当飞龙“唋噜”一声飞走的时候,我旁边坐着的张宁也“蹭”的一下又开始了特殊的逃亡,我因心里发虚也就在喊他停住的声音中开始了尾随逃亡,这次我们又接着跑了五六公里,也就到了检查站附近,这时我们俩也就累得再也跑不动了,躺倒在路旁的草地上就是两个多小时。
 
当主任所领的组与我们会合时已是中午十二点多,他们看到我俩的狼狈相惊诧的问你俩怎么了?脸上划了很多小口、身上的衣服也撕破了?这时我们俩才感到了脸部的疼痛,才看到了身上衣服的破烂处,更不可思议的是百米测绳还在手中紧紧的握着……,当我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一遍后,他们身上也出了一身冷汗,同时也为我俩高兴,毕竟是有惊无险吗。同时,他们还告诉我说这就是有名的“黑瞎子沟”,为了使我俩能够从惊险中解脱出来,还开玩笑说“不在黑瞎子沟让你演一出现代的曹操败北你能记住这黑瞎子沟吗”,从此“黑瞎子沟”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使我至今忘不了黑瞎子沟败北的事儿。 
上一篇:伊尔施天下第一村 中国最大的村子 下一篇:元太祖时期的阿尔山 月伦夫人